• (也许这是本身就是个伪命题。放空就是什么都不想啊。。。)

     

    之所以想起这个标题,全因某日几个朋友无意间聊起了我的习惯性放空——“我发现你每次做会议记录记着记着就放空了。” “brainstorming的时候也是! ” “总而言之你很爱放空...” 好吧,这是第一次我的小毛病被如此拿到台面上讲,也从而使我不得正视这个问题。其实啊,放空只是为了让神经从樊笼的会议和工作中暂时逃离。

    再说到我的旅游,从一年出行一次到一年三次都不能满足,我对旅行的野心简直如同发育中少年的胃口一样与日俱增着。其实啊,我喜欢的才不是做攻略、不是徒步、也不是户外阳光,而是从工作和邮件中逃脱出来的自由。天南地北,有多远我就要躲多远。

    说回刚才的那群朋友,工作三年来他们依然是我最爱的一个team,我是多么怀念被整组人当小妹一样宠爱着的感觉。那些说我想做女强人的人,你们的的确确看走眼了,我从来只想做一个做错事不用负责的孩子啊。。。

    生命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,而是你不懂你自己。经历了一段反反复复的失落和无所适从后,我终于渐渐看清自己死皮赖脸不想长大的本质。于是更失落和无所适从了。